<thead id="zlrd9"><ruby id="zlrd9"></ruby></thead>
<cite id="zlrd9"><span id="zlrd9"><listing id="zlrd9"></listing></span></cite>
<thead id="zlrd9"><ruby id="zlrd9"><listing id="zlrd9"></listing></ruby></thead> <var id="zlrd9"></var>
<thead id="zlrd9"></thead>
<cite id="zlrd9"></cite><address id="zlrd9"></address>
<listing id="zlrd9"><i id="zlrd9"></i></listing>
<listing id="zlrd9"></listing>
<var id="zlrd9"><ruby id="zlrd9"><address id="zlrd9"></address></ruby></var>
<cite id="zlrd9"></cite><ins id="zlrd9"><dl id="zlrd9"></dl></ins>
<cite id="zlrd9"><video id="zlrd9"><progress id="zlrd9"></progress></video></cite>
江苏省食品有限公司
您好,欢迎来到苏食! 
苏食LOGO
北京时时彩什么玩法
<thead id="zlrd9"><ruby id="zlrd9"></ruby></thead>
<cite id="zlrd9"><span id="zlrd9"><listing id="zlrd9"></listing></span></cite>
<thead id="zlrd9"><ruby id="zlrd9"><listing id="zlrd9"></listing></ruby></thead> <var id="zlrd9"></var>
<thead id="zlrd9"></thead>
<cite id="zlrd9"></cite><address id="zlrd9"></address>
<listing id="zlrd9"><i id="zlrd9"></i></listing>
<listing id="zlrd9"></listing>
<var id="zlrd9"><ruby id="zlrd9"><address id="zlrd9"></address></ruby></var>
<cite id="zlrd9"></cite><ins id="zlrd9"><dl id="zlrd9"></dl></ins>
<cite id="zlrd9"><video id="zlrd9"><progress id="zlrd9"></progress></video></cite>
<thead id="zlrd9"><ruby id="zlrd9"></ruby></thead>
<cite id="zlrd9"><span id="zlrd9"><listing id="zlrd9"></listing></span></cite>
<thead id="zlrd9"><ruby id="zlrd9"><listing id="zlrd9"></listing></ruby></thead> <var id="zlrd9"></var>
<thead id="zlrd9"></thead>
<cite id="zlrd9"></cite><address id="zlrd9"></address>
<listing id="zlrd9"><i id="zlrd9"></i></listing>
<listing id="zlrd9"></listing>
<var id="zlrd9"><ruby id="zlrd9"><address id="zlrd9"></address></ruby></var>
<cite id="zlrd9"></cite><ins id="zlrd9"><dl id="zlrd9"></dl></ins>
<cite id="zlrd9"><video id="zlrd9"><progress id="zlrd9"></progress></video></cite>

药品带量采购试点开启:医药代表将迎大洗牌?

时间:2019-02-21 作者:



      上世纪80年代,随着外资药企进入中国,医药代表这个职业逐渐为人们所知。起初,他们活跃在医疗机?#36141;?#21307;生身边,介绍新药知识,收集临床需求。但伴随药品市场竞争日益激烈,医药代表各种“带金”营销手段开始饱受诟病,与此同时,高额的提成也让不少药代赚得盆满钵满。近年来,伴随“两票制”和带量采购?#26085;?#31574;的实施,曾经回报丰厚的职业?#35009;?#20020;着前所未有的挑战。变革中,中国数百万药代群体会否彻底退出历史舞台?
      医药代表的寒冬要来了?
      今年初,国办发文,选择?#26412;?#22825;津、上海等11个城市开展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试点工作,即“4+7”带量采购。所谓带量采购,就是实现“以量换价”。依照去年12月公布的试点地区集中招采中选结果,25个药品中选,中选价平均降幅达52%,最高降幅达到96%。中选药品中,通过一致性评价的仿制药占比高达88%。药企压低价格的同时,也换来了回报。依照《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试点方案》,试点地区要按照所有公立医疗机构年度药品总用量的60%—70%估算采购总量,进行带量采购。
      对于这一政策的实施,在?#26412;?#20174;事医药代表工作的周昕(化名)心情有些复杂。药价大幅下降也意味着政策?#20013;?#28145;化将?#36820;?#33647;品进销的“水分?#20445;?#20170;后她和同行们面临的销售压力会更大。大约5年前,因为看到了医药代表的可观收入,在?#26412;?#26576;三甲医院做护士的周昕下决心辞掉了“铁饭碗”工作,转行做起了药代。因为有专业与资源优势,她很快就?#35270;?#20102;角色转变。相比于经常值夜班的护士工作,新工作在她看来性价比不错。不过,近年来,伴随“两票制”、带量采购等一系列政策的实施,周昕和同行们面临的销售工作不那么好做了。“以往药代可以通过?#32422;?#30340;关系与资源将药品推广至医?#28023;?#24102;量采购实施后,中标药品得到了市场份额,药代的作?#23186;?#34987;削弱,企业就会把这一部分的人力节省出来。”周昕说。周昕?#32422;?#20027;要负责的是社区医院药品销售,由于带量采购试点涉及药品品类有限,冲击尚不明显。但她透露,新政对于外资药企,特别是那些面对国产仿制药竞争的药品,销售压力?#24576;觥?#26368;近两年,同行辞职的人很多,当年和周昕一样从公立医院转行做药代的人里,有不少如今已经不再从事这个职业。
      根据人力资源管理咨询机构怡安?#39184;?#29305;发布的《2017年医疗健康行业人力资本调研》,医药代表依然是医药企业离职?#39318;?#39640;的三大职能之一。2017年离职率为27.1%,其中主动离职率为17.0%,?#27426;?#31163;职率为10.1%,高于行业平均水平。
      药企裁员潮已来?
      周昕的经历并非个例,近年来,受市场和政策调整影响,无论是国内药企还跨国药企,都面临着转型。
      去年,在带量采购试点还未正式开启时,优时比中国区相关负责?#21496;?#26366;对媒体披露,公司整个业务模式做较大调整,已经没有医药代表这一职位。与此同时,很多跨国药企的“瘦身”趋势也在?#26377;?#20165;2018年就有诺华、辉瑞、拜耳等多家制药巨头宣布了裁员计划。
      有评论分析,新药研发成本越来越高,专利药到期越来越多,跨国药企轻松高增长时代一去不复返,药企们不得不在全球?#27573;?#20869;进行组织框架以及业务调整来维?#21046;?#30408;利水平,裁员是调整的一部分。对比跨国药企,国内药企虽然会享受到一些政策扶持,但转型的压力同样巨大。“原先药企的销售费用会占有很大一部分,基本超过了40%。带量采购后,由于大幅?#23548;郟?#20225;业所得利润根本不足以支撑原先高额的销售费用。”国内一家药企相关负责人接受记者采访时称。该负责人分析说,以往一个好的产品,可以养?#27426;?#21315;人,现在这种情况没有了,带量采购以价换量,中标企业没有费用再来负担人力成本。
      改革中的利益牵绊
      “带量采购?#31080;?#23558;影响到一部分人的利益。?#23548;?#25805;作中不排除有医生不愿换药的可能,因为总会有一些同质的药物可以选择。?#21271;本?#26576;三甲医院一位不愿具名的医生接受采访时说。该医生透露,虽然带量采购承诺?#33487;?#20307;市场份额,但在?#23548;?#25805;作过程中,如?#25991;?#20445;证医院以及医生个体使用这些药品的积极性,是个问题。
      记者注意到,一些试点地区已经从政策层面进行引导,调动医务人员的积极性。例如,辽宁省近期出台了《关于做好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试点工作的实施意见》。其中提出,公立医疗机构可按照“两个?#24066;懟保?#21363;?#24066;?#21307;疗机构突破现行事业单位工资调控水平,?#24066;?#21307;?#21697;?#21153;收入扣除成本并按规定提取各项基金后主要用于人员奖励,统筹用于人员薪酬支出,调动医务人?#34987;?#26497;性,推动公立医院综合改革。
      另据医药行业杂志《E药经理人》报道,近期一份由上海市医疗保障局、上海市卫生健康委员会以及上海市药品监?#28966;?#29702;?#33267;?#21512;印发的通知文件也流出,文件直指“4+7”带量采购品种量上保?#31995;?#38382;题。该文件透露的一项关键政策是,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试点品种通用名及使用同品种“价高药”将提高个人自付比例,最高提高比例达到20%。这意味着,“4+7”带量采购已经在医保政策上发力,以保证首批次带量采购试点品种达到承诺的采购量。
      转型之后,路在何方?
      政策的落地,无论是企业还是医药代表?#21363;?#20110;阵痛期。但在业内专家看来,政策对于未来的产?#21040;?#24247;发展无疑是有着积极的影响。?#26412;?#22823;学医药管理国际研究?#34892;?#20027;任史录文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此次试点的中标药品种类只有20余个,相对于中国医药产业的庞大体量来说,其影响是有限的。“但从长远看,推行带量采购无疑有效降低了原来药品流通?#26041;?#25104;本。通过监管手段保证供应量的前提下,企业不再需要那么多营销队伍扩大销售量。”史录文?#24247;鰨?#22240;为有这样的保障,降低了企业的财务成本,直接提高了产品本身的周转效?#30465;?#20225;业的回款周期缩短后,可以更好地进行产品的市场开发?#25237;?#20301;。“不得?#24576;?#35748;,一些实力较弱的企业会受到较大冲击。但这也是一个优胜劣汰的过程。”史录文说。
      而对于庞大的医药代表群体来说,角色转变也在悄然发生。一些企业已经在进行尝试。例如,取消医药代表的优时比将原来的医药代表转变为医药信息伙伴,这样的转变意味着公司对这些员工的?#24049;耍?#19981;再以销售?#23548;?#20316;为核心?#24049;?#30446;标,而是?#24049;?#20182;们如何与医生进行合作,最后给患者带来更好的治?#21697;?#26696;。在业内看来,未来医药代表职位可能会被替换,角色将进行转型升级,很多的新药和新?#38469;?#36824;是需要医药代表来推广。
      对于还在行业内坚守的周昕来说,今后的工作也充满了不?#33539;?#24615;,但她暂没有离开的打算。“因为压力一直都在,能做的是顺应变化。”周昕说。